展墨_S

初三。

友。情。线。

噫呜呜呜呜噫

【荷比】北国的灵魂

窗外,狂风暴雪。



贝露琪把自己裹在毛毯里,在温暖的灯光下一动不动。直到有人按响她家的门铃,她才不情不愿的离开。



“我是迷路的旅行者。可以让我在这里停留几天吗?外面的风雪实在是…”



戴蓝白条围巾的男人这样说道。



“麻烦您了,小姐。”



他拍拍他围巾上沾着的雪花,寒气好像随着雪一起消失了。只是外面的风仍旧呼呼作响,让人不得不记起来。贝露琪给他倒了杯热牛奶放在桌上,并给他披上一条毯子。



“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的妹妹在很久之前就因为暴风雪死去,我一定会认为您是我的妹妹。”


她听到男人说的话后没作声,把放在背后的相框又往里藏了藏。她绿色的眼眸中满是某种情感,似乎下一刻就会溢出到这原木的茶几上长成一片森林,还会从中飞出几只欢歌的鸟儿。


她沉默着,但又因为那种情感而不能冷静下来。


“外面风雪很大,您也早些休息吧。”


“如果您还想见到您的妹妹,就把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带来。”


最美好的东西?


直到如入睡,霍兰德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第二天他又在暴风雪中了,他要去寻找那样东西。


“孩子,你需要它。”


在路上,风给他递了一片最好看的雪花。


“孩子,跟着它走吧。”


在路上,雪为他组成路标。


他随着路标艰难的前行,直到他看到一大块有浮冰的湖,路标到湖边就消失了。他把那片风送来的雪花扔进湖里,等待着。


浑身雪白的人鱼在湖中现身,她拿着那片最好看的雪花,放到她王冠的正中央。


“旅人,你有何意图?”


“全知全能的人鱼啊,请给我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。”


“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永远不会存在。”


“我是否失尽这毕生的幸运?”


“你的家人在等你。”


“但——”


“回去吧,孩子。你问的够多了。”


人鱼挥手让他回到贝露琪的家中。他看到却只有茶几上的照片。他茫然,人鱼那缥缈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。


“这里是遗念之地,只要有外人进入灵魂的住所,这个灵魂很快就会消失。”




“外人只会遇见和自己相爱的灵魂。”

又是吃石榴看jojo的一天。

【弗林特x伍德】关系特殊的两位队长㈢



“我要给马库斯迷情剂吗?”



潘西问坐在另一边的布雷斯。她现在每天都能看到马库斯准时到达球场挑衅奥利弗,当然,她是为了德拉科才——



“不,不需要。”



“但是秋张说…”



“…秋张?赫奇帕奇的那个?你们关系不错?”



潘西一时语塞,片刻后她说:



“我们女生的关系网和你们不一样!”



布雷斯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气势汹汹的背影,不知道要不要去找德拉科沟通一下。



此时的球场上。



“马库斯·弗林特!我记得我昨天也警告过你,这个时间是格兰芬多——”



“你警告了我,我就得听进去?”



奥利弗觉得自己快被这个有龅牙的斯莱特林给气炸了。弗林特每天都和他差不多同时到达球场,一周了,整整一周!



哈利虽然不知道他是该出声帮队长反击还是怎么样,但他知道要是帮了队长那他以后每次上课都要被一群蛇注视。


所以他选择闭嘴。



另一边的德拉科也跟他情况差不多。他不知道是该一起嘲讽格兰芬多还是——他要是说了肯定会让格兰芬多的队长生气,马库斯就会给他增加训练量。但身为一个斯莱特林和马尔福,他还是决定嘲讽一下,只不过嘲讽的对象是波特。



“瞧瞧,我们伟大的救世主。”



哈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德拉科突然嘲讽他。但一看旁边两位队长的状况,突然福至心灵。仿佛他和德拉科从死对头变成了同生共死的好友。



“我真不想看见你的脸,马尔福。”他学着罗恩恶狠狠的说道,然后走到奥利弗身边。“别理他们,奥利弗。我们练我们的,你也不想浪费训练时间吧?”

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瞬间就冷静下来了,他转身离去的时候背影就像斯内普第二。



他自认为训练的时候十分投入,但只要那斯莱特林的绿色一出现在他的视野,他就会开始想到那天塞德里克给他看的报纸。



…是弗林特故意恶心自己的吧。



哪个斯莱特林会喜欢上格兰芬多呢。

【弗林特x伍德】关系特殊的两位队长㈡

一些报纸的标题如下。

唱唱反调:「蛇与狮:我就是故意的 」

校内快讯:「是傲娇的崛起,还是直球的胜利」

格兰芬多院报:「我们要坚决保护队长」

此为格兰芬多院报的部分内容。




「众所周知,斯莱特林和我们格兰芬多一直是死对头。经常看魁地奇比赛的同学也知道,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长马库斯·弗林特非常喜欢惹我们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奥利弗·伍德生气。

对此,我们格兰芬多的同学们纷纷表示要誓死保护我们的队长,一定要把斯莱特林阴险仔的美梦化为泡影。让他们苦在眼里,恨在心里。我们要用行动告诉他们,奥利弗·伍德是他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!

本报在此征集各位同学的建议,被采用建议者有奖!」




“这些报纸都是哪儿来的???”




奥利弗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。




“…上次我也被这么传过。”




赛德里克回答他。




“现在,你也体会到了。”




而斯莱特林院内…




“马库斯,对不住了。”




“队长…抱歉。”




“…我知道你们尽力了。”




今天的斯莱特林也在努力助攻。




“明天又是我们和格兰芬多一起上魔药课,你要把握住机会。”




“放心,他旁边一圈儿只会有你。”




于是当斯内普走进教室时,只看到弗林特和奥利弗两个人。




什么?你问格兰芬多?

哦,他们在和斯莱特林吵架来着。




斯内普:这就是你们逃课的理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