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墨_S

初三。

到惹!!!

救命,太好看了

加好友吗各位
我只有12个

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丽。

悄咪咪把色彩的原图放上来。

[周咕哒]暴风雨





1.





所以说,达芬奇亲准备的降落点实在太奇怪了。我站在甲板上这样想。



为什么会在船上啊?而且这船没有人居然还能自己航行。发现这点后我就把阿周那他们叫出来了,这样会热闹一点。于是,我和库丘林姑且是在找食物(潜到海里的那种),阿周那和马修用厨房里还有的面粉之类的东西做晚饭。



没过多久我就烦了,所以我决定去厨房帮忙。



"啊…前辈…"马修看上去有些惊讶。"这种事情用不着前辈来操心哦?"



"没关系,看到马修这么努力,我也想来帮忙了呢。"



“哎、这样…那…那前辈也来帮忙好了!一定会帮大忙的!”



真是个好孩子啊。我感慨道。



在我想向阿周那搭话的时候,罗曼医生的影像出现了。果然是那种急急忙忙的状态啊…嗯,虽然他的嘴边有蛋糕碎屑,还是不要告诉他吧。



“啊啊啊啊立香抱歉我来晚了!!!达芬奇亲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!”


啊,我就知道…



“都是达芬奇亲擅自去改了——啊,检测到有敌对反应!”



“什么?什么反应?”库丘林拎着一大袋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上来了,顺便把那些突然出现的灵魂给打散——我是说消灭。总之他上来的时候顺便解决了一些敌人,而剩下则被几只速度极快的箭解决。



“没想到船上还会出现死灵…”



罗曼依旧没有擦掉他嘴边的蛋糕碎屑。



“不,难道船上会出现灵魂之类的东西不是常识吗?”



我立刻这样反驳。一旁从厨房出来的阿周那也点头认同,并表示他曾经在男性金卡从者会议上听过这种常识。



居然还背着我非法集会?在我想问得更详细点时,马修小跑过来了。



“啊、前辈!晚餐做好了哦!”




——





我愣愣的听着雨声发呆,忽如其来的响声把我从小世界中拉回现实,提醒我对面还有位从者坐在那儿。



“走吧,御主。”



白衣弓兵这样说道。




"我带你去看暴风雨。"

友。情。线。

噫呜呜呜呜噫

【荷比】北国的灵魂

窗外,狂风暴雪。



贝露琪把自己裹在毛毯里,在温暖的灯光下一动不动。直到有人按响她家的门铃,她才不情不愿的离开。



“我是迷路的旅行者。可以让我在这里停留几天吗?外面的风雪实在是…”



戴蓝白条围巾的男人这样说道。



“麻烦您了,小姐。”



他拍拍他围巾上沾着的雪花,寒气好像随着雪一起消失了。只是外面的风仍旧呼呼作响,让人不得不记起来。贝露琪给他倒了杯热牛奶放在桌上,并给他披上一条毯子。



“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的妹妹在很久之前就因为暴风雪死去,我一定会认为您是我的妹妹。”


她听到男人说的话后没作声,把放在背后的相框又往里藏了藏。她绿色的眼眸中满是某种情感,似乎下一刻就会溢出到这原木的茶几上长成一片森林,还会从中飞出几只欢歌的鸟儿。


她沉默着,但又因为那种情感而不能冷静下来。


“外面风雪很大,您也早些休息吧。”


“如果您还想见到您的妹妹,就把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带来。”


最美好的东西?


直到如入睡,霍兰德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第二天他又在暴风雪中了,他要去寻找那样东西。


“孩子,你需要它。”


在路上,风给他递了一片最好看的雪花。


“孩子,跟着它走吧。”


在路上,雪为他组成路标。


他随着路标艰难的前行,直到他看到一大块有浮冰的湖,路标到湖边就消失了。他把那片风送来的雪花扔进湖里,等待着。


浑身雪白的人鱼在湖中现身,她拿着那片最好看的雪花,放到她王冠的正中央。


“旅人,你有何意图?”


“全知全能的人鱼啊,请给我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。”


“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永远不会存在。”


“我是否失尽这毕生的幸运?”


“你的家人在等你。”


“但——”


“回去吧,孩子。你问的够多了。”


人鱼挥手让他回到贝露琪的家中。他看到却只有茶几上的照片。他茫然,人鱼那缥缈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。


“这里是遗念之地,只要有外人进入灵魂的住所,这个灵魂很快就会消失。”




“外人只会遇见和自己相爱的灵魂。”

又是吃石榴看jojo的一天。